作為貫穿企業運營始終的決策技能和思維方式,管理會計尤其強調將人才的業務思維和財務思維相融合,也即“業財融合”。管理者既要具備業務思維,能夠辨明財務數據反映出的業務問題,并剖析其成因,為業務人員提供改進建議;又要具備財務分析和管理能力,更好地與財務人員溝通、協作,從而高效支持業務優化和組織發展。因此各層級管理人員應當撇開會計的職能因素,從提升企業經營和拓展自我能力的視角來學習和實踐管理會計。

 

CMA
 

業財融合是會計由核算向管理轉變的關鍵。業財融合理念要求管理會計在戰略導向、資源匹配、協同管理、風險匹配的原則下,融入到企業的戰略決策管理、預算管理、績效管理、重大投資決策之中。企業也需要構建業務與財務相結合的智能化平臺,為企業提供多方面、多層次、多維度的管理分析和經營決策支持。

 

一方面,管理會計在企業經營決策、財務工作轉型等模塊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特別是近些年,國內的人力資源成本增速飛快,“優化用工成本的同時促進業務增長”成為企業管理的重要議題。而管理會計通過設計出更合理的考核指標,并將其與員工績效更好的協同,為企業提供了解題思路。

 

另一方面,管理會計更是組織內部人才培養的重要驅動力量——“管理”所代表的有條理性的邏輯思維,以及“會計”所代表的有針對性的數字分析,恰恰是管理者思考問題和實施行動的兩個核心維度,只有二者兼備,才能在復雜多變的市場環境中從容應對挑戰。

 

CMA美國注冊管理會計師、深圳前海亞訊電子商務有限公司CFO李斌認為,現代管理會計體系更多的是來自于企業經營實踐中的案例迭代,而不受制于統一的會計準則更新,當新技術出現時,管理會計的工具和方法也隨之融入新技術管理的某個環節,從而催生新的管理會計實踐或體系,專業人士可以直接參照其對應的行業,快速融入日常管理,形成新的管理會計矩陣,助力企業發展。

 

CMA美國注冊管理會計師、豪洛捷財務總監劉慶華認為業財融合考驗的是財務人員 “專業+綜合” 的能力,他表示,“經濟發展的水平是社會整體財務管理水平的基礎。歐美的企業管理制度已經發展了一百多年了,而我國改革開放只有幾十年。因此歐美在財務方面的基礎比較扎實,歐美成熟企業強調管理會計、業財融合比較多。” CMA的知識體系強調,管理會計不能僅局限在傳統的工作方式中,而要把視野拓展到企業的外部,要能預見企業的未來。財會專業人士在了解外部環境之后,就可以把自身掌握的專業知識以及關鍵職能融入到企業戰略管理中,促進企業的發展。

 

 

曾在多家世界500強任職的,中歐首席財務官CFO18屆校友、和君恒成咨詢顧問吳寧也是一位資深的CMA,他認為CMA知識體系在中國企業中有很大的應用市場。“外企的協同運營管理能力通常是通過專門設置經營管理部或運營管理中心來實現的,然而這種組織架構在多數中國民企中尚處于缺失狀態。真正企業運營出現問題,往往是財務部門先發現的,例如效率、效益的降低,第一時間會被財務專業人士通過數據發現,并且作為牽頭部門,協同業務經營部門提高企業運營能力。”吳寧表示,CMA的知識體系中強調了流程管理,通過流程圖,把握關鍵路徑,評估整體項目進度,并在每個路徑下找到解決方案。CMA能夠幫助財務人員開發創造性的解決方案以優化整個價值鏈的績效,同時可以利用質量管理工具及方案優化企業價值鏈,引導價值流的映射和分析以優化運營;學習CMA知識體系,能夠幫助財會專業人士成為企業價值鏈質量專家,并最終成為其他團隊和業務領域認可的具有運營專業知識的業務合作伙伴。

 

未來管理會計行業會是無邊界的持續存在,并按企業不同發展階段貫穿于不同的職位和職能中,例如:在企業初創期,管理會計就融入在創始人團隊中,從商業計劃書到事無巨細的日常運營,但沒有具體崗位分工;到了企業快速成長和擴張期,管理會計就以項目管理的形式存在于日常決策中,具體形式多為現金流管理、產品研發管理、競爭對手間的兼并與重組、大數據看板分析等,開始轉由企業CFO主導,并形成專業化管理體系迭代;再到企業IPO或上市后,管理會計體系正式轉入專業化分工,并由戰略管理、信息技術、財務管理等部門分別承接具體的崗位職位,完成科學體系搭建。

 

無論企業發展處于哪個時期,選拔人才都必須要具備一定標準,尤其是選拔出既具備管理理念又擁有實踐這種理念的執行力的人才。而幫助企業選拔人才,是1972年美國注冊管理會計師認證(CMA)推出的真正原因。